国语对白东北粗口熟女,东北少妇对白太大了,东北老妇爽大叫受不了

<acronym id="xfazq"><label id="xfazq"></label></acronym>
<pre id="xfazq"><label id="xfazq"><menu id="xfazq"></menu></label></pre>

      <acronym id="xfazq"><label id="xfazq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1. <table id="xfazq"></table>

      <td id="xfazq"><option id="xfazq"></option></td>

      新聞動態   環境設備  
      失牙的旅途

      (瀏覽:1563次   發布時間:2013-4-18 17:26:37)

      余以琳 

      《廈門晚報》2013414日第10

      《最廈門》專欄

       

      浮生筆記

         去東南亞旅游都叫新馬泰游,其實按順序應是泰新馬。一般來說不是單位組織人數夠團,都是散團,也叫拼團。出了國門,外面的導游說詞都很黃,拼團也讀成了姘團。

      我們這個團是典型的拼團,團員來自天南地北,最遠的是哈爾濱農行叫謝軍,東北漢子就是英武,歲出頭,40人高馬大。余者湖北、江西、廣東、福建,男女比例得當,很是融洽。芭堤雅 7 天,我看謝軍就與廣東普寧農行女員好得不得了,吃飯、乘車、游玩形影不離。后來得知普寧農行女員叫依娜,長得也還光鮮。

          芭堤雅返回曼谷次日就飛新加坡。導游說為防堵車,必須早早起床, 5 時早扣起床鈴。次早扣遲了些,導游火急火燎敲門呼叫,說是十分鐘內必須上車急奔機場,否則誤了機不負責;艁y之下,果真十分鐘內團員都到齊了,汽車也就直奔機場。還好路途順暢,時多到了機6場,托運、領登機牌,天已放亮。當叫到謝軍時,眾目光集向過去,不由大吃一驚,高大榮武的謝軍,臉龐本是圓潤飽滿,此時卻一下癟了下去,分明是一團柿餅,咿咿呀呀發不出音。謝軍在眾目睽睽之下,似乎發現了什么,手在下頜一摸,哼哼哈哈,許久聽清了,他的假牙忘在酒店的茶杯里。

          返回酒店找牙肯定來不及了,導游操起手機直撥酒店,要求專車送牙,可撥了許久就是不通,飛機立馬起飛。導游說了,先登機再說,她負責找牙,可叫酒店郵寄牙齒。寄哪里呢?新加坡來不及,馬來西亞住哪家酒店還不清楚,看來只有寄香港,因為知道返回香港住世紀大酒店。這意味著謝軍在往后的旅行中無牙以對。

       沒牙的謝軍狀極恐怖,只能下垂下巴。若往上合攏嘴巴,整張臉變形,兩腮肉急速膨脹,流下來,唇只一條縫,眼也瞇了,魚尾紋極深刻。我看到在飛機上謝軍雙手趴伏在前座靠背作睡眠狀,空姐送吃的,千呼萬喚不抬頭。

          旅行團常吃的是自助餐。每到吃飯的時候是謝軍尷尬痛苦的時刻,飯只能生吞,菜是不能吃的。注意一下,他以面食為主,佐之以羹湯,吃面時尋個無人座,面壁而吞。以舌代牙,舌在上顎舐磨,把面擠斷,囫圇下咽。臉部表情猙獰恐怖而又豐富多彩,只是看不出喜怒哀樂。在馬來西亞吉隆坡的黑風洞,大家渴了,買只椰子喝,謝軍見喝,也極興奮,喝會,于是也買一只加入喝陣。吸管插入椰心,吸時腮幫下陷,尖嘴猴腮,漸漸充盈,飽滿,臉也圓潤了;猛聽得一聲吞下,腮幫立馬復原,像是吹風的皮老虎。形影不離左右的依娜遠離謝軍,像是不認識似的,沒牙的謝軍形單影只度過那沒牙的日子。自謝軍丟牙之后,每天早上上車出游,導游必說的提醒話也變了,大說是家檢查一下,美金護照、金銀財寶、珍珠瑪瑙、假牙假肢、假胸假發都帶了沒有?每每這時謝軍都低下頭,惟依娜放聲大笑,那笑聲浪浪的。 

          好不容易挨到回港,一入酒店,大家忙著分房入住,謝軍徑直尋牙,果然有謝軍快件,是特快專遞。攸忽間,謝軍有牙了,細看天庭開闊,地角飽滿,虎虎生威。他說的第一句話是 21 歲那年偷開車翻了,把兩排牙丟光。依娜朱唇微開,嬌嗔一聲:你壞……

       

      簡體中文版
      English
      返回首頁
                管理入口 技術支持:尼客設計    廈門亞歐齒科中心 (C) 版權所有
      国语对白东北粗口熟女,东北少妇对白太大了,东北老妇爽大叫受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