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语对白东北粗口熟女,东北少妇对白太大了,东北老妇爽大叫受不了

<acronym id="xfazq"><label id="xfazq"></label></acronym>
<pre id="xfazq"><label id="xfazq"><menu id="xfazq"></menu></label></pre>

      <acronym id="xfazq"><label id="xfazq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1. <table id="xfazq"></table>

      <td id="xfazq"><option id="xfazq"></option></td>

      新聞動態   環境設備  
      姑姑的白牙令莫言羨慕不已

      (瀏覽:1717次   發布時間:2012-12-3 18:21:23)

       

      編者按飲水中氟素含量過高,輕者會導致牙齒黑黃,重者會導致牙齒表面殘缺不全,再重者會導致氟骨癥,軀體會出現變形、全身也會出現中毒癥狀。

      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莫言先生的牙齒就屬于氟斑牙。據廈門亞歐齒科院長姚森博士介紹:已經患有氟斑牙的人,可通過牙科CAD/CAM系統制作瓷貼面進行治療。亞歐齒科從德國Sirona公司引進的數字掃描電腦瓷牙制作系統CEREC,就能徹底解決諸如氟斑牙這樣的牙齒顏色及形態問題。

      “不知莫言先生赴瑞典斯德哥爾摩領獎前夕,是否對牙齒進行了治療,這可不僅僅是個人的門面,它也是國家的門面呀”,姚森博士很擔憂的說。

       

      莫言在長篇小說《蛙》中,贊美姑姑道,“姑姑容貌也是出類拔萃的,不說頭,不說臉,不說鼻子不說眼,就說牙。我們那地方,是高氟區,老老少少都齜著一口黑牙。姑姑從小在膠東解放區生活了很長一段時間,喝過山里青泉水,并且跟著八路軍學會刷牙。也許就是這個原因,她的牙齒沒受到毒害,我姑姑擁有一口令我們、尤其是令姑娘們羨慕的牙。”

          莫言在這里說的他們那地方的高氟區,是指山東高密因水中含氟高,從而引起氟病多而嚴重的地方。

          氟病俗稱糠骨病,又稱黑骨病。它是長期攝入過量氟而發生的一種慢性全身性疾病,它不僅損害牙齒,輕者出現氟斑牙(黑黃牙齒),而且損害骨骼,引起骨關節的疼痛;較重者呈現關節僵硬及運動功能障礙,嚴重者呈現軀干變形和癱瘓(氟骨癥),以致造成終生殘廢。氟中毒還能引起心血管、中樞神經、內分泌、視器官、皮膚等各組織器官的全身性疾病。

          這種病是過去高密的地方病之一。以高密的膠濟鐵路以北,從莫言的家鄉向西北,到康莊、大牟家、仁和、咸家、姜莊等這些鄉鎮最多。

          據《高密縣志》載,1978年全縣有10個公社469個大隊301447人飲用高氟水。其中重病區121個大隊57000人。特重病區,57個大隊32025人。含氟最高值為18.0毫克。1978年和1979,對高氟區301447人進行普查,查出患氟斑牙者256876,患氟骨病者26178人。

          這些氟區的人們,幾乎全是一口黃牙(隨著年齡的增大而變黑),這不僅使他們的身體受到氟的侵害,也令他們精神備受壓抑,甚至感到失去自尊。

          莫言道:我的家鄉大周陽,在膠濟鐵路以南,雖村西北有澇洼地,但村莊卻坐在丘陵上,不屬氟區。每每看到氟區來走親戚的人,人們總是以鄙夷的目光望著他們說三道四。然而,想不到的是,不知什么原因,我家大姑卻陰差陽錯地也嫁到了高氟區的仁和鄉旗臺村。

          在我童年的記憶中,對大姑印象特別深刻。不知是感情的原因,還是大姑長得確實俊美,反正在我的眼中,當時全村那么多大姑娘小媳婦,數大姑漂亮。特別那根又黑又亮的大辮子,曾讓我一直羨慕不已。

          大約是在我八歲那年,記得是一個秋天,西胡同的劉大媽,領著一個身著灰色藍褂子的男人走進了俺家。那人長像挺好。就是一笑起來,兩排牙黃黃的。我問姑姑那是誰,大姑臉兒一紅,什么話也沒說。媽小聲告訴我說,這是我未來的姑夫。

          不久,大姑把那大辮子盤上一個髻兒,在嗚嗚哇哇的喇叭聲中,坐著花轎走了。

          當時,俺家比較貧寒,對大人結婚還懵懵懂懂的我,以為大姑去了那家人家,一定會過上比家里好的生活,然而過了不幾天,大姑就跑回來了。一進門,搬起鍋后的湯罐(過去高密農家都把做飯時喝剩下的湯盛在泥罐子里放在鍋臺后面,利用鍋臺做飯的余熱保溫)就喝,咕咚咕咚一氣喝了大半罐,然后,撲通一下子跪到奶奶的腳下大哭起來。

          我望著大姑,臉黃黃的,整個人兒瘦了一圈兒,嘴唇上爆起一層皮兒。“我怎么也不去了!嗚嗚嗚……”大姑哭得淚流滿面,一面哭,一面說道,“那水又苦又咸,一口也喝不進去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原來大姑嫁過去的那個旗臺村,地處澇洼,水咸且苦。姑夫那口黃牙也因苦水所致。舊社會嫁出去的閨女,潑出去的水,再苦的日子也得受。沒辦法,奶奶陪著大姑哭了半天,讓爺爺賣了半斗谷子,買了二斤白糖,又用毛驢將姑姑送了回去。

          就從這,因為害怕這又苦又咸的水,我總是不愿到大姑家去。以后大姑在那里生兒育女,表兄表妹常跟大姑來走姥姥家。我看到他們長相都很好,只是一口黃牙難看得要命。有次我們玩惱了,我罵表妹吃了屎。為此表妹哭得好傷心,直到媽媽打了我兩巴掌,并安慰她說:“俺們小外甥長的是金牙,你想長還長不出來呢,是不是?”我在一旁聽著,難受得心里直流淚。

          有一年,又是秋天,有人捎信來說姑夫病了,奶奶一聽很著急,讓爺爺備上車推她去看姑夫。因為小車偏沉,讓我坐在另一邊沉車。我一聽去大姑家,想起那水,那黃牙,怎么也不想去。“那——捎著白糖哪!”奶奶從兜里摸出一大包白糖讓我看,還哄我說大姑家有好多好多好東西,于是我才很不情愿地上了車子。

          1991,我回家看家。母親說:“你大姑去世時你不在家,如今回來了,去給大姑上上墳吧。”“如今去那里,不用捎白糖了。”旁邊的弟弟一句調侃的話語,引起我幾次走姑家的苦澀而辛酸的回憶。一路上弟弟告訴我,姑姑家喝的那水叫氟水,過去高密鐵路以北大部分鄉鎮都飲用這種水,如今早都喝上自來水了。

          為了了解真實而具體的情況,途經高密城時,我走訪了高密市志辦公室的杜主任。杜主任一聽我問起氟病,滿懷感慨地說:“這可是咱們家鄉的一大變化。過去高密十幾萬人受氟水的折磨,不僅牙黃,而且致病。為解除人民痛苦,1987年開始,高密縣委縣政府就帶領全縣人民防氟改水,如今全市氟區群眾都喝上了純凈的甜甜的自來水。”因此,如今的高密人,早已經告別了那一口“難以啟齒”的黃斑牙。

          “沒把家里改水的情況告訴她?”我問道。

          “告訴了!”表兄說,“她說今年秋天要回來呢!

      這時,一個老年婦女領著兩三個孩子歡笑著向這跑來,弟弟介紹說,這是表嫂和她的兒女、外甥們。只見孩子們又健壯、又活潑。我特別注視著他們的牙,我發現,他們一個個都潔白如瓷,晶亮閃光。啊,黃牙、黑牙,這痛苦與屈辱的象征,在他們這一代終于消失了,多么令人欣慰與自豪啊!在給姑姑祭奠時,我特意在她的墳前澆了滿滿一大碗甜甜的自來水,假若在天有靈,我相信姑姑一定會露出欣慰的笑容”。

       

      簡體中文版
      English
      返回首頁
                管理入口 技術支持:尼客設計    廈門亞歐齒科中心 (C) 版權所有
      国语对白东北粗口熟女,东北少妇对白太大了,东北老妇爽大叫受不了